本篇文章6846字,读完约17分钟

中医药学领军人物——袁和耐





在中国唐朝一代药王孙思邈,积一生医学经验、学识,著成《备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比较全面地总结了自上古至唐代的医疗经验和药物学知识,极大的丰富了我国医学内含;为中华民族光大复兴、为中国乃至世界民众的身心健康,立下了不朽功绩。在他的故乡—— 陕西,这条中国南北分界岭,秦山山脉、羊山脚下不知道是地缘的巧合, 还是自然条件的促使,现代中医药学领军人物——袁和耐亦居于此。



上世纪八十年代高中毕业的他,跟陏当地知名老中医向良臣,开始系统学习中医药学基础理论(重点是:药性、归经、沉浮、益反)五年余,因其它缘故走出社会以后却从事了工艺品行当。在以后慢慢求生路上,他曾系统学习过《药物学》、《神农本草经》、《难经》、《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哲学》、《逻辑学》、《模糊数学》、 《法学》、《考古学》、《孙子兵法》、《易经》、《奇门遁甲》、《福尔摩斯探案集》……等等,这为他后来的新药研发和文字语言发明,奠定了坚 实的理论基础。 如今他已是国医大师、中医药专家,有着和其它任何国医大师一样浓烈的济世救人情怀,他现在还不是药王,但他潜心研制治疗:颈椎病、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和垚牌五星膏药”系列,达到了当今世界医疗技术的最高巅峰,是目前治愈此类疾病的唯一用药也是唯一方法。其核心理论:《再生障碍理论》成为医学大专院校药物学师生的经典理论体系;入选《健康中国》文献巨著《大医精诚第二卷》。同样在研发治疗骨头坏死、高血压等疑难杂症疾病新药研发方面成绩斐然;其《斑剥理论说》成为当今诠释高血压疾病病理、病机的唯一理论体系;这为能够研制出安全、高效、能治愈,毒副作用少的高血压新药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平均每天至少有204800名世界高血压患者死亡,也就是每分钟因患高血压而死亡的人口大约是57人,六十岁以上的高血压患者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六十;而八十五岁以上老人患高血压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以上。恰恰是高血压疾病的危害远远超出人们一般的认知想象范畴。这让这部分人群看到了能够再生的希望。它标明的是:目前世界最大疾病,也是世界自然死亡人口最多的疾病,全世界科学家都在迫切想要解决,而还没有解决的世界医学难题见到了曙光。它的意义在于:让六十四亿世界人民看到:我们远离高血压疾病的痛苦折磨、致残、死亡的日子不会太远啦。它的重大意义绝不亚于将卫星送上太空,将核潜艇送入万米深渊,每天挽回的是数以万计人的生命,其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无法估量。



袁和耐,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陕西省旬阳市一个贫穷、落后,家庭人口众多,山区农民之家;上有三哥三姐、下有两妹一弟;高中以前能吃饱饭,有衣有鞋穿,那就是他最大的希望和幸福,六、七岁帮家里拾柴、放牛、找猪草干农活那是常有的事;十二岁上山挖柴(藤蔓根条)从五、六十米高坡、悬崖摔下,至头皮完全对半开裂。在中国人民解 放军 5847 部队叔叔、阿姨全力救治下,抽取了七个亲人的鲜血,缝合78 针昏迷七天七夜得以生还的奇迹。成为 5847 部队有史以来的“第七个大病号”;不过还是落下左头盖骨缺失 5x4 厘米,左耳失聪的严重残疾。也正是有了这种青少年时代夹缝中求生存经历,严酷、恶劣的现实生活环境,难以想象的生活磨难造就了他敢于挑战一切生活、学习、创新的难题;不怕任何挫折、失败或者没有机遇;在挫折、失败中前进;在困苦中挣扎、在风险中创新;将最大的风险留给自己,将生的希望留给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世界人民。为了攻克股骨头坏死的特别稀有药材(虎头蜂),他九死一生自采。为了攻克高血压治愈新药,他自己验证;至喉咙过敏、咳嗽不止;因为只有自己感受,比任何临床数据都直接、可靠。

自己的感受由于间接数据应对不足,优选思路。中毒、过敏、优选、排异、等等诸多问题。难以想象的生活困苦阅历,造就了他坚忍不拔、顽强拼搏、勇往直前的人格魅力;严于律己、奋发图强、敢想敢干、知恩图报是他做人的 一贯作风;他思维敏捷、严谨、判定能力清晰,从不向任何困难低头;他学识渊博、融会贯通能力超强,发明、创新孜孜不倦.。也是有了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他从不惧怕任何艰难、险阻。面对地方强大的黑恶势力,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集体利益、为了人民、为了乡亲他从不向贪官污吏低头,誓死一博,无所畏惧。哪怕是牢狱之灾。

上世纪九十年代袁和耐先生在特定条件下,利用四年时间借助模糊数学理论,独立突发奇想完成了用数学模型描述语言文字组成结构的新型语言文字体系——《归原语》;它的成绩在于:运用文字符号最少(1-2 个)、传输表达方式最多、学习速度最快、保密性能最高、适用范围最广;成为能够开发出含聋、哑、盲集一身患者,可以直接使用的电话在内,诸多领域运用提供了可靠的理论依据。

本世纪十年从最艰难环境中走出来的袁和耐,工艺品事业达到了他个人的空前高度,日收益一万余元,拥有了自己的品牌,带领当地群众发展鸡血石产业达五百余家、产值近五十亿元、带动两千余人就业,他个人也有了一定的财富积累,包括敬老院在内的困难家庭捐赠钱款一百余户,帮助他们走出了生活的困境。

财富的积累并未改变袁和耐一致对中医药的学习、研究,他最终悟出:工艺品做的再好,它永远只能解决少数人问题;而药品解决的则是千千万万人的问题。特别是目前医院治不好的疾病则意义更为广大, 2010 年他完全放弃工艺品行业产业,转行从事新药研发工作;2014 组建《陕西和垚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2014 开始申请发明专利, 2018 年 4 月 13 号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受权; 专利证号:zl201510122239.0。 2014 年申请个人《和垚》商标, 2015 年申请公司《和垚》商标现均已通过。 公司正在申请的专利有两项,计划三年内再申请两项。公司定性为:新药研发,目标是:目前人类无法治愈疾病用药。目标途径:中草药。

目前己取得的成果有:治疗颈椎病、腰间盘突出症、骨质增生,治愈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二以上,骨头坏死,不吃药、不打针、不手术 两到三个月治愈率在百分之45- 65 左右,高血压治疗, 已经完成初步病理数学架构模型,用药效果明显,停药不反弹(病例有限)。

2010 年开始,袁和耐突破了家人、社会层层阻挠不解与反对,拿着自己做工艺品辛苦赚来的几千万元资金,开创了以研发“目前医院无法治愈疾病新药”为目标,以纯《中草药》为抓手的《陕西和垚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他认为:工艺品做的再好,永远也只能解决少数人问题;而药品能够解决的则是千千万万个在痛苦和死亡线上挣扎的人们;特别是当大医院医生宣布无能为力的患者;对他(她)们来说;意味着新药、新方法就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家庭的未来、社会的明天;其意义更为重大、高远。



他创业初期十分艰难,团队开展的抗癌药物研发、试验并不顺利, 花巨资免费为患者用药治疗,效果却并不太理想。袁和耐先生却不愿意放弃,他改变主攻方向,首先攻克占世界人口百分之二十二的颈椎病、腰间盘突出、 骨质增生、只可缓解、不可零治愈的突破。该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和垚牌五星膏药》系列,对上述疾病 1-10 个小时起效,两个月内治愈率在 百分之八十五、三个月内百分之九十二患者可治愈,对百分之九十六患者有效果。股骨头坏死的治愈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六十五以上,高血压患者治愈用药也初见成效。最初起步困难重重,对他帮助的人很多,对他反对的人也不在少数,许多人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医、中药,而膏药的治疗方式,更被认为: “都是江湖郎中,全是骗子”。

他之所以选择颈椎、腰间盘、骨质增生、骨头坏死 这几块老大难问题是因为袁和耐先生心里很清楚,传统西医在骨类慢性疾病的治疗上,并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手术破坏了人体骨骼骨膜,骨膜有极强的再生能力,在形成骨膜的同时骨刺、骨瘤的再次形成成为肯定;快则一两月,慢则两三年、不复发几乎不可能;吃药、打针、因为骨骼对药物的吸收能力微乎其微,靠吃药、打针想治好上述疾病只能是“死人”,人们都知道是药都有“三分毒”呀,针灸、理疗、按摩等理疗手段就更不可能了,它们虽属中医治病范畴,但它们只能活血化瘀、通经活络、可以缓解,想去除病灶(骨刺、骨瘤)是万万不可能!

袁和耐带领的科研团队,遵循:“病集于全身以口服为上、 病集于一处以贴敷为上”的古训;研发的《和垚牌五星膏药》配方中,含有76味中草药成分,其中:申请专利的就有 24 种。传统膏药容易产生过敏等诸多问题,而他的科研团队,反其道辟易就难,研发的这款膏药却解决了绝大多数患者对中医药的传统认知观点——中医药“起效慢”的特点。

他公司正在全力突破的就是:高血压治愈目标新药《神鬼参葛胶囊》、《神鬼参葛丸》、《神鬼参葛片》等系列用药。面对这种占世界自然死亡人口60%的高血压疾病患者,注定是:成功难度大、风险高、困难多、时间长、经济压力剧增,但是袁和耐坚信,办法远比困难多只要锲而不舍持之以恒,世界上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路漫漫兮其修远,水滴汇兮成大川;路途遥兮矢志坚,万民乐兮成神仙。无所畏兮艰与险,创新难兮难过天?降生世兮当有痕;知识重兮金银山!”。



解决了用药的功效问题、时效问题、皮肤过敏问题、禁忌问题、环境要求问题等等;显示与西医药相比较:更高效、更安全、更 经济、能治愈、无痛苦;与西医治疗手段相比;不复发、无毒副作用,基本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工作,无身体素质的要求,大大降低了治疗成本。

他的科研团队认为: 影响生成颈椎病、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疾病的病因有很多,例如:年龄变化、工作生活环境、生活习惯、遗传因素、饮食起居等等;最重要的是:该公司的科学实验和理论研究证明:这些疾病与激素的关系最为密切。与人体骨密度成反比、与人体激素摄入量成正比。《陕 西和垚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科学实验证明,打过两次“封闭针(激素类成分) ”的患者与没打过“封闭针患者,药物的起效时间大约是 78:1, 这一实验表明:形成颈椎病、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与激素关系最为密切!通过现代医学诊断和解剖学证实:此类疾病属再生障碍性疾病;无论手术(包括开放手术和微创手术等),吃药、打针、针灸、理疗、 按摩,它们只可缓解不可治愈;虽然医学界将此类疾病称为 “不死的癌症”第一个原因就是对此类疾病病理认知不清;袁和耐的科研团队研发证明:它们既不是病毒,也不是气质性病变,属再生障碍性疾病。治疗该类疾病的核心就是:消除再生障碍骨刺、骨瘤!该公司最新的研究成果还表明: 人体牙周病与骨质增生疾病同样有莫大的关系,绝不仅仅是牙床萎缩那么简单。

袁和耐和他的科研团队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相辅相成, 只有相互平衡才能和谐与共,古人云 “天地合、万物生”。中医认为“阴阳合、人康健”。中医认为:疾病乃阴阳不合所致;某些疾病之所以很 难治愈,是因为人们没有找到药物达到制约阴阳平衡点;针对颈椎病、 腰间盘突出症、骨质增生疾病,袁和耐和他的科研团队在茫茫的中、草药大家族里,苦苦搜寻动物、植物、矿石药物王国里得来的纯中药制剂“和垚牌五星药膏”外敷贴。弥补了此类疾病只可

缓解不可治愈的世界医学空白,为中国中医药走向世界增加了更多的可能,为世界的医药科技进步做出了重大贡献。



质量和诚信是公司长期立足之根本,医者父母心患者的需求就是袁和耐先生努力的方向,企业要做强诚信是本,质量是魂。况且目前市场对中医的打压,让很多人就不相信中医药疗效问题。他明白:要让大家相信中医药,作为医药科研工作者,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证药品疗效问题,说一千道一万药品没疗效或者疗效差,起效慢、毒副作用多都是白搭。能够一贴止痛、一丸缓疾,就是他们的奋斗目标。他带领的 科研团队只有七人,却是我国生物分子结构学、遗传基因学、肿瘤环境影响评估、中草药药理学、中医病理学的顶尖人材,整日与中草药为伍,与疾病比斗志, 终日专研各种植物类药材、动物类药材、矿石类药材,研究各种疾病的病理、病机人体肌理,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研发出能治愈,更高效、更安全、更经济能治病,治好病的新药。药品不同于一般商品安全、高效、毒副作用少是他科研团队出发点,也是落脚点,他们出没于丛林、海滩、邻里乡间、悬崖峭壁、戈壁沙漠、药材市场,山野草药郎中窝棚,只为治病救人,拂去一身功与名。其实在袁和耐看来,反面的压力并不全是坏事恶劣的环境可以锻炼出一个人顽强的意志,艰苦的条件可以发挥一个人最大的聪明才智,给人一种新的思维改变,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强大动力。困境中的人们才能激发出无限潜在智慧,学会不屈不挠坦然面对现实的奋斗精神,人更要学会败中求胜的高超技能,大约也是一种高超的艺术魅力为了让大家改变这种传统看法,他坚持用药效说话、疗效决定成败、疗效决定企业生存、疗效决定成长、疗效决定前进。患者发自内心的感谢激励着他们一步一步的在艰难中前进!前进!前进!

袁和耐个人从不抽烟、饮酒更不赌、吸毒,他也绝对不允许身边的亲人、员工赌、 吸毒,而为了科学研究的需要,他不惜以身犯险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为了采集到市场没有而公司研究得出:某类疾病非它不能除的动物类药材——金环虎头蜂等动植物药材,考虑到该动物、植物极具攻击性和剧毒风险性,在做了充分防护措施的前提下,亲自进山采集。 然而还是低估了该动物攻击能力的强悍,不幸手指被蜇伤,辛亏自己知道急救措施和准备,加上当地村民的大力帮助、救治,最后再次在医院捡回一条命。然而他个人却:“好了伤疤忘了疼”,出院的第二天,还是将该药材采了回来。对植物类药材“钩吻”的研究:更是化费捌佰六十余万元(人民币)历时三年:请我国动植物研究所将该植物所含成分达到了125样之多,比现在公开报道的成分(36样)多出了整整89种;另外还有0。2%没有研出来,说不清成分。他告诉世人的是:“搞科学研究就得要有人牺牲,包括生命;如果牺牲我一个人,能够换回千千万万人的生命,那是绝对值得的;也是莫大的荣光”!

他只想为患者解除痛苦,他只想让更多瘫痪者重新站起来,他只想让颈椎、腰椎、骨质增生由于神经受压生不如死的患者重新回复到正常人生活。他只想为社会做出点贡献,只想让中国的中医药堂堂正正走出国门,他只想让中国中医药站在世界医药科技的最高正厅。中医药是我国几千年文化沉淀出来的智慧结晶,可以肯定的说:没有中医药就没有华夏文明;没有中医中药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灿烂和辉煌。从 黄帝偿百草到现今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没有中医中药,哪来的四大文明古国的古今?治疗“新冠肺炎”的世界排头兵? 最早发源于民间的中医药,在很早就传到了日本、韩国诸多东南亚国家,并受到追捧;然而如今在日本和韩国,中医药发展的势头非常良好;反观国内却没有那么好的发展土壤;而对国民来说:不管什么中医、中药或者西医、西药都能治病、治好病就是好医、好药!治不好病都是“乱医、烂药”!

袁和耐认为:严格的意义上讲:中医、药是不分家的,医者不懂药就无从着手;药者不懂医就成了无的放矢。日本为什么几十年前,就开始大力发展中医、中药,就是西医对慢性病、瘟疫无能为力,而中医药对它们有着较好的疗效。欧美各国为什么也开始重视中医中药,就是看到了中医、药治好了西医、药治不好的许多疾病,特别是今年“新冠肺炎”更是体 现了中医药巨大的“生命力”取得了可喜、骄人成绩。日今在我们能够接触到的很多中医、中药,都是去了本土而西化的中医、中药,他们掌握了肤浅的中医药理论 和现代西医学思想两方面的内容;本来中西医结合是很好的现代医学思路,但是他们却更加偏向于西医表面的“立竿见影”眼前效果, 却忽视了西药毒副作用和潜在危害,把“治好病”和“缓解病”混为一谈,把“无药可治”和“无方可治”混为一谈。大自然缔造了千千万万种中药、草药,只有你没配对方的汤头;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对于中医的传承和发展袁和耐认为:不要太过“急于求成”,这样会严重影响中医、药的发展;从现在抓起、从娃娃抓起、从院校抓起、从社会抓起、从民间抓起;放弃:唯学位论、学历论;放弃:唯本本论、八股论;倡导:实战论、创新论;倡导:尊重科学、尊重自然规律、尊重自然属性;坚决反对:中医、药用西医理念管理,极不合理的思维构想体制。挖掘:中华民族中医、药匮宝,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下大力气系统、深入研究各种基本药材的基本属性、禁忌;巧妙、合理搭配研发出更多新药材、新功能、新配方、新工艺;造 福全人类,创造出中华民族更大的新辉煌。

袁和耐这位现代中医药研发的领军人物,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尽快研发出:可以彻底治愈占世界自然死亡人口百分之六十患者——高血压疾病的新药。更希望政府能优化社会环境,坚决打击、铲除地方贪官污吏、黑恶势力;人们都说:二零二零年以来世界新冠疫情可怕、厉害;可谁人知道:地方的贪官污吏、黑恶势力甚至比新冠肺炎疫情更厉害、更可怕呢?他们摧残的是中国、甚至是世界的科学技术进步民族的兴旺发达人类的健康舒适生活。





来源:央视在线直播

标题:中医药学领军人物——袁和耐

地址:http://www.yzhxylqx.com//ysxw/65706.html